网站导航:首页 >> 社工园地
【个案故事】“搭错车”的人生(青浦毛燕婷)
    刘芸(化名),1.66米的身高,是一名舞蹈演员,丈夫在当地很有名,号称“钟百万”,这一切对一个年轻女子来说是多么美好。1988年7月,刘芸在成功出演歌剧《搭错车》中的一个舞女后不久,因为一次偶然吸毒,便开始了她“搭错车”的人生……
    刘芸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天性活泼的她从小喜欢文艺,高中毕业后如愿进入了歌剧院。刘芸的丈夫钟某很早就开始做服装生意,后来又做书生意。正是因为生活环境的相对优越,刘芸对于外在事物的探察感知缺乏防备心理。1989年11月的一天,刘芸偶遇高中女同学阿欢,两人经常在一起打麻将。期间,常有人送一些“粉”进来,好奇的刘芸问阿欢是什么,阿欢没直接回答,只说是提神的,并要她吃。第一次尝,刘芸并没有产生传说中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只是想呕吐,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直到第三次才感觉自己有瘾了,虽然当时还谈不上有多少舒爽快感,潜意识里有想再度接触的念头,就像小猫抓着自己的心反复挠的那种瘙痒感。
    不久,丈夫无意中发现她染上了毒品,马上把她送回父母家戒毒。当人通过吸毒享受到极度的欣快感后,人的记忆也会对此永生难忘,你可以做到几十年不再吸食,但会永远想念那种感觉。在刘芸吸毒时,从没想过海洛因会如此令人着魔,虽然有听闻过毒品难戒,但从没想到海洛因是超乎想象的恶魔,刘芸想挣脱这张无形的网,却没有任何办法。根本没有回头路,只有海洛因在后面鞭打着你,即使知道前面的路通往地狱,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这种心理上的折磨特别痛苦。当意识到毒品的危害想转身时,回头却发现已没有来路。刘芸发现自己就像身处在辽阔无垠的大海中的一片孤舟之上,找不到安全陆地,跳下去就会被海水吞灭,无路可逃的刘芸只能呆在这片孤舟之上,眼睁睁跟随着它漂向无尽的黑暗。
    刘芸总共戒过两次毒,第一次因为是在家里戒的,第一天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一点点难受,第二天身体就挺不住了,戒断反应一下子就出来了。人感觉特别烦闷,大脑思维开始混乱,精神也狂躁起来。每隔几分钟就频繁不停地打哈欠、流眼泪,同时身体冷得发抖,从心底往外发抖,仿佛置身于寒冷的冰雪天里。这些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在一起,疼痛得整晚无法入睡。在丈夫的一再劝说和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第一次戒毒总算成功了。四个多月后,刘芸在商场买东西,又碰上了阿欢。已戒毒的她鬼使神差,居然主动提出到阿欢家去“试味”。刘芸又和阿欢混在一起,每天就是吸毒,吸毒者的思维是没有理性可言的,可能清醒的时候还有回归正常生活甚至戒毒的意识,但是毒瘾一上来,思维就会被毒品控制住,一举一动都是为了毒品而存在,全身难受,戒毒的想法早就弃置一边,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吸上一口,脱离浑身难受的处境。
    1997年丈夫忍无可忍,提出和刘芸离婚,给她留下12万元和一套房子,并要求此生不再相见,面对失望痛心的丈夫,面对曾经温情的家庭,刘芸第一次感到自己无能,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回想第一次戒毒的那一个个夜晚,刘芸特别想念自己的父母和丈夫,心中充满害怕、无助和惶恐。刘芸怕有一天吸毒过量横尸街头,再也见不着他们,刘芸怕让他们体会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刘芸不停地告诉自己,如果在吸毒之路一头走到黑,这一生终究就会废了,这样的生命还能剩下多少日子也是未知数。
这次,刘芸下定决心准备戒毒。
    于是,刘芸主动回到家中,因为不想去戒毒所,所以第二次依然选择在家戒毒。前三天生理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但是进入第四天时人开始休克晕迷。这时候的刘芸觉得自己与身体分离了,躺在床上的躯体只是一具空皮囊,而此刻的刘芸悬浮在空中,晃晃悠悠飘荡着,感到无比舒适。突然边上出现一个黑洞,刘芸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四周一片黑暗,就像闯进了一条幽暗无际的隧道。刘芸走啊走啊,看不到前面有出口,仿佛置身于万丈深渊,无边无际。刘芸开始害怕起来,像个孩子般哭闹着大声呼叫爸爸妈妈。就在刘芸绝望无助之际,听到远边传来微弱的呼声,刘芸停止哭泣,努力听清声音的来源。有人在叫刘芸的小名,刘芸听出来这是母亲在呼唤刘芸。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刘芸仔细辩明方向,朝着声音的方向用力奔跑过去。随着刘芸的前行,声音越来越大,前面出现了光亮,刘芸看到是一道门,声音就来自门后。刘芸像溺水的人在水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停地朝这道光亮的门狂奔。
    苏醒之后刘芸的身体极其虚弱,可以说是弱不禁风,随时会陷入休克晕迷的状态。父母将刘芸从医院接回家后,为了让刘芸的身体能舒适一些,缓解痛苦的戒断反应,母亲找到一个开全科诊所的朋友,专门为刘芸配了排毒的药水,第一天打吊针,疼痛感非常强烈,全身上下如万蚁噬骨般疼痛难受,人特别想发脾气。第二天尽管很难受,刘芸还是坚持去了,在那里强撑着打针。进入第三天,刘芸又要陷入休克昏迷的状态,但刘芸还是用意志力挺住了,只是痛苦的折磨就像身体里只要有骨头的地方就会被无数只虫子同时啃咬。就这样坚持打了一个月的针,这种难以承受的疼痛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明白。
    可是打完针后,刘芸发现自己连基本的行走能力都丧失了,下床后根本不能走直线,只能像一个宝宝一样蹒跚学步。母亲毫无怨言,又一次扛起照顾刘芸这个大龄宝宝的责任。母亲给予了刘芸第二次生命。
    在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下,刘芸熬过了体瘾戒断期。体瘾慢慢消失了,但心瘾却无时无刻存在。戒毒后的第一年刘芸哪都没去过,连屋门都没有跨出,整整一年就呆在一个房间里。这一年刘芸一直调养恢复,从混沌状态恢复到有了意识,也开始重新认识了父母,刘芸靠着一股要活下去的信念坚持朝前走。
到了第二年,刘芸的身体逐渐恢复得差不多了,刘芸决定尝试融入社会,从头开始自己的人生。
    人生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巨大牢笼。不同的是,像鱼,有的生活在鱼缸里,有的存在于江河中,有的畅游在大海。我们都知道,通住某扇大门,需要时间和付出,如果你觉得用一把小小的石锤凿穿墙壁,需要几百年,却不知道,其实只要你每天坚持,可能二十年就可以做到。
    始终保持希望很难,颓废和消极却很容易做到。甚至,连这样明亮积极的影片,都非常之少。在很多暗淡的时刻,想起这样一个故事,或许你会觉得,仿佛有火把,将心头照亮。
    人生是巨大牢笼。但仍旧有一部分人,可以破茧成蝶,突围而出。还有一种人,忙着在做烟花,用他的方式,告诉我们,什么是眩目光华。
                                 
青浦工作站盈浦社工点 毛燕婷供稿
 
快速导航
专业交流
社工故事
案例选编
法律法规
社工园地
小组工作
文件下载
优秀表彰
图片展示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版权说明
同伴之窗
视频连接
热点新闻
【各站快讯】自强虹口工作站开展全...
【各站快讯】闵行工作站召开2季度...
【各站快讯】金山工作站开展一季度...
【各站快讯】金山工作站开展点组长...
【各站快讯】金山工作站召开201...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